将国民党军30余万人牵制到黄河岸边

将国民党军30余万人牵制到黄河岸边。解放战争时期,为支援中原、苏北解放区的自卫战争,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、政治委员邓小平率军区野战军主力第2、第3、第6、第7共4个纵队,出击陇海铁路徐郑段,迫使蒋介石从中原、苏北前线抽调14个整编师32个旅来对付晋冀鲁豫解放军。解放军连续进行了数个战役,歼灭国民党正规军6万余人,将国民党军30余万人牵制到黄河岸边,解放军则转移到黄河以北休整,准备再战。

将国民党军30余万人牵制到黄河岸边。1946年11月下旬,在我晋冀鲁豫解放区周围,国民党军再次集结了正规军28个旅,连同地方团队,共达30万人以上的兵力,企图向我解放区中部实施主要突击,寻找解放军主力决战,并实现其打通平汉铁路的计划。为粉碎国民党军的企图,刘伯承、邓小平遵照中共中央军委指示,实行“敌进我进”的方针,除以主力一部及地方武装伪装主力迷惑北进之敌外,以主力3个纵队附地方武装一部乘虚南下鲁西南地区,寻机歼敌。

12月22日,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围攻山东聊城,主力由范县以北地区南下,揭开了巨战役的序幕。

澳门新葡亰app注册,将国民党军30余万人牵制到黄河岸边。将国民党军30余万人牵制到黄河岸边。解放军围而不打

1946年12月31日,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、第7纵队两部以突然动作包围巨野,当晚发起总攻,于1947年元旦拂晓攻克,全歼国民党守军,俘少将总队副司令王自琴以下3000余人。晋冀鲁豫野战军收复巨野后,立即挥戈东向嘉祥。嘉祥的国民党驻军闻讯后弃城逃往济宁,嘉祥遂于元旦晚8时获得解放。

将国民党军30余万人牵制到黄河岸边。晋冀鲁豫野战军第6纵队于进军城武途中,得到情报说:金乡国民党驻军整编第88师的新编第21旅,为冀鲁豫独立旅所吸引,大部在金乡以南地区“清剿”,该城仅余1个团守备。于是纵队改变计划,迅速奔袭金乡。与此同时,国民党军新编第21旅也发现了晋冀鲁豫野战军部队来袭,于是立即命令其外出“清剿”的部队收兵。晋冀鲁豫野战军第6纵队于12月30日包围金乡时,国民党部队已经回到了金乡城里。1946年12月31日及1947年元旦,晋冀鲁豫野战军发动了多次进攻,但由于火力较弱,致使一部分部队在突入城中后,在国民党军重武器的反击下被迫撤出。

虽然暂时守住了城池,但国民党守军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伤亡。鉴于此,国民党新编第21旅赶紧向徐州、郑州两地的国民党绥靖公署告急求援。为确保金乡,蒋介石命令徐州绥靖公署薛岳、郑州绥靖公署顾祝同立即派兵增援。

被包围的新编第21旅属于国民党军88整编师方先觉部,而方先觉的国民党整编88师受徐州绥靖公署薛岳的直接指挥。薛岳和方先觉两人早在抗战期间就存在矛盾,1946年8月,薛岳上任后,就把方先觉的新编21旅配属给整编第11师作战,以达到其削弱方部战力的目的。

由于蒋介石的催促,薛岳决定以方先觉的整编88师主力并配属新由台湾调来的整编140旅以及整编57师的一个炮兵营组成“东路纵队”,紧急驰援金乡。而郑州的顾祝同则派出3个团,归整编第68师师长刘汝珍指挥,再抽调由河南保安暂编第4总队司令张岚峰率领的3个团保安队,组成“西路纵队”,分别由菏泽、定陶援救金乡。

刘伯承、邓小平分析敌情后认为,解放军此时再攻金乡,纵然可以一举攻克,然而,这并不是攻击金乡的根本目的,在敌人已大举出援的情况下,金乡一克,诱饵随之丧失。解放军部队若再掉头迎击西、南两路援敌,战局于我不利。况且,敌援兵见金乡无望,很可能缩回头去,解放军就再难捕捉到战机。如果暂且留着金乡不攻,让敌放胆前去增援,解放军即可各个歼灭援敌。据此判断,刘邓首长迅速决定实施围城打援,以牵制、消灭更多的国民党军有生力量。

晋冀鲁豫野战军首长当即命令:以第3纵队1个旅继续围攻金乡,其余各纵队担任打援任务;集中3、6纵和冀鲁豫军区独立旅共7个旅的兵力于金乡东南地区,首先歼灭徐州来援之敌,而后再转移兵力歼灭它路来援之敌;令第7纵队兼程南下,于5天之内进至金乡以西,抑留菏泽、定陶援敌,为会同主力歼灭该敌创造条件。为达到“设饵钓鱼”、歼灭援敌的目的,刘邓首长特别指示围城部队仍要摆出强攻姿态,使被围之敌感受到强大压力,日夜呼救,诱援敌就范。

围歼国民党整编88师

鉴于方先觉率两个旅从徐州出发,经敬安集、丰县,6日到达鱼台附近集结。刘汝珍、张岚峰部正从菏泽、定陶向金乡开进,晋冀鲁豫野战军首长决定先消灭方先觉部。1月6日,野战军首长电令第7纵队主力赶到巨野、城武之间地区,阻止刘汝珍、张岚峰部,并截断其向城武、定陶的退路;令第3、第6纵队除留一部继续围困金乡外,主力立即向鱼台开进。

1月7日,敌整编第88师在金乡东南、鱼台西北地区遭到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纵队的迎头痛击。被俘虏200人。8日天降大雪,第3、第6纵队及第20旅、军区独立旅,将方先觉部2个旅包围于鱼台西北之胡家海子、杨庄、宋家洼地区,经过简短的准备即发起进攻。国民党第140旅由台湾开到徐州,随即开到鱼台,情况还未摸清即被解放军包围,9日拂晓战斗结束,国民党第140旅旅部,第279团全部被歼,第280团大部被歼,少将旅长谢懋权被俘。

8日,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纵队第8旅包围了杨庄。方先觉的第186团全部覆灭,第184团大部也被歼灭,残部逃回鱼台。此战,国民党整编88师两个旅除被毙伤2000余名外,被俘旅、团长以下7000余名。1月8日夜至1月9日上午,仅一昼夜时间,晋冀鲁豫野战军在金乡东南、鱼台附近聚歼南路援敌9000余人。对此战绩,一位新华社特派记者这样评论说:

一天之内歼灭蒋军9000余人,为时间短之新纪录,证明刘伯承将军所部对运动战之运用,已达到炉火纯青之境。

消灭敌“西路纵队”

1月10日,杨庄战斗结束后,刘伯承、邓小平即令第3、第6纵队主力挥戈西向,围歼刘汝珍、张岚峰两部。同时因获悉国民党整编第75师将经董口开赴菏泽,野战军首长急令第1、第2纵队由阳谷向鄄城以东之红船口急进,准备于董口、菏泽间围歼该敌。进军途中,第1、第2纵队又获悉整编第75师改由汲县乘火车南开,于是立即调整行军路线,向南急进,协助围歼刘汝珍、张岚峰两部。

这时,张岚峰部前进到金乡以西大田集东南之孟家铺,刘家庙、杨家庄地区;刘汝珍部前进到汶上集附近。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、第6纵队首先将张岚峰部包围,第7纵队主力则迂回到汶上集以西,将刘汝珍部退路切断。12日夜,开始对张岚峰部发起进攻,首歼其1个团。13日,张岚峰部向西突围,解放军跟踪追击,在城武以东之王楼,再歼其另1个团,张岚峰带少数随从逃脱,于城武附近为中共地方武装几名小战士捕获。

解放军及时到达南鲁集附近,立即跟踪西追,将刘汝珍部3个团包围于西台集地区。国民党军在五六架飞机掩护下向解放军反击,企图突围。对攻入寨内的解放军进行多次突击,均被击退。入夜,解放军发起进攻。16日将刘汝珍部3个团全歼。刘汝珍在被围前抛下部队,仓皇逃入定陶,仅以身免。

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纵队在追歼张岚峰残部时,于16日夜乘胜包围城武县城,在炮火掩护下仅用15分钟即登上城头,2个小时解决战斗。全歼张岚峰部辎重营及1个保安团,团长智永德被击毙,县政府及5个区公所也被消灭。至此,巨金鱼战役结束。

巨金鱼战役历时16天,晋冀鲁豫野战军大踏步向敌占区纵深挺进,转战600余里,在连续机动作战中共歼灭国民党正规军3个半旅,加上伪军和保安队共计1.6万余人,毙伤5500余人。缴获步枪7371支,轻重机枪755挺及大批弹药和军用物资。刘邓在总结此次战役时指出:“攻敌所必救,消灭其救者,攻敌所必退,消灭其退者,是求得打运动战歼灭敌人的好办法。金乡、鱼台之蒋军嫡系方先觉部,他一被打呼救之声特别急而有效。88师之主力,甚至台湾初到徐州之70师140旅赶来,张岚峰和刘汝珍也赶来,但先后都被我们各个消灭了。”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app注册发布于古典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将国民党军30余万人牵制到黄河岸边

相关阅读